· 美食 · 正文详情

科兴科学园 深圳的欲望,都藏在科兴科学园的夜里

栏目:美食 2021-07-20 15:20

“我后来想,深圳之所以成为深圳,大概是因为它总能回报你的勤奋和抱负,就像香港和纽约一样。另一方面,城市的面貌也是由这些充满欲望的年轻人塑造的。

科兴科技园大概是最能体现这种欲望的地方。"

科兴科技园凌晨3点,有些人的一天刚刚开始,有些人的一天还没有结束。

“北京的夜生活在工体,上海的夜生活在148广场,广州的夜生活在苏荷吧。深圳的夜生活在科兴科技园。"

你也可以理解,有夜无命。

腾讯互相逗乐,莫林,第七大道,盖亚...不到0.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四栋不同高度的办公楼,容纳了近100家游戏公司。

中国游戏的市场价值有一半来自于早期的娱乐、飞机拍摄、水果切割到现在的“吃鸡”、和平精英、王者荣耀。

年轻程序员的工资增长速度是同龄人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每年年底,获得100万年终奖的神话都要从这里开始,在一线城市的白领中掀起几波嫉妒的浪潮。

高压力与高回报齐头并进。这里还有一个名字——《中国加班第一楼》。每天晚上十点到早上五点,楼里的互联网大军像牙膏一样一点一点从楼里挤出来,站在路边,用打车软件去争夺周围的滴滴或打车。

这好像是离深圳梦最近的地方。命运的礼物总是标着一个价签,在实现野心的同时,也展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一面——透支青春,模糊人生,搁置梦想...

折叠空

晚上九点半,除了店员,科兴科技园一楼一家网络名人茶叶店的座位区只有四个女生。12名不同年龄的男性顾客分布在不同地区:

“你错估了这个问题,因为罪恶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张数学卷子,向旁边穿着校服的儿子讲解。如果不出意外,他今天就回楼上继续工作。

“催通关率是一回事,玩得开心又是另一回事。当我做有趣的事……”

“他只拿了70万,早就花光了……”

“虽然我的职位是副总,但我做的是总监的事。我死的时候只有精力管理50个人。我知道这个……”

这是我在深圳参观过的最难的茶叶店。

在旁边的连锁餐厅里,店员劳伟正在吃晚饭,半小时后他下班了。

“我们老板说这是深圳加班最多的地方,也是最狠的地方。”劳伟喝了一口面条,手指斜指着上面。

在他指的上面,科兴科技园的A、B、C、D四栋楼,高低不一,错落有致。深蓝色灯光的建筑将模糊的夜晚切割成不规则的几何图形。

不远处,三个醉醺醺的男人站在街上,抽着烟,不咸不淡地吐出上级,然后摇摇晃晃地向北门走去。在他们旁边的垃圾桶里,空的空气里飘着一股又一股醉醺醺的呕吐物的味道。

这是魏源街,科兴科技园G楼。在这个快速移动的混凝土盒子里,更像是一个生命的缝隙。

餐厅、便利店、冷饮店、健身房都在其中,大部分店铺都活不长。“没完没了的店铺,没完没了的快餐”,楼上的加班狗,时不时的在网上吐口水,然后跑下去吃快餐,在聚会上喝醉,或者在健身房跑两步。

长期积压的抑郁,短期的成功的兴奋,对失去生活控制的不安...那些找不到出口的情绪,只能在这些短命的店铺之间流动。

从这里乘电梯上去,这是整个公园的平台。浮桥上覆盖着水和绿荫,夜晚极其柔软。诺大的平台上人少。偶尔会有一个带着警徽的男人匆匆走过泳池。这是一个从快餐店转回办公室的人。

平台北侧是私人诊所,门口的红十字若隐若现,默默的对着对面的B、C、D楼,像是上天给人的隐喻。

这种建筑结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5公里外的沿海城市。二楼平台那边,这个时候应该会有嘈杂的声音,约会情侣,打网红,男女结巴喝酒排长队。在站台尽头的百合玛琳酒吧,音乐估计已经到了最大。

这些享乐或闲散与科兴人无关。

996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都是奢侈品。“一般来说,一个游戏项目在3月份成立,年底结束。在项目期间加班到凌晨2点和3点是正常的,”离开这里一年的曹格告诉我。

灯火通明的办公楼里仍然挤满了人。与白天相比,没有来访者,会议上的争论也少了。办公室突然静了下来。如果没带耳机,噼里啪啦的键盘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人们通常在10点后陆续离开。12点以后大办公室一看,然后就是空荡。

临近晚上11点,在科兴科技园东侧科苑北路路口,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等车。一辆接一辆的车或者出租车来了,停了又走。身穿反光背心用于交通警示的保安穿梭于人车之间,维持着令人不安的秩序。

路边大部分人都在盯着手机屏幕,眼镜被手机的光弄成了蓝色。当他们听到车辆驶来的声音时,一群人齐刷刷地抬头,然后低下头继续等待。“出租车一般10点以后补贴,这个时候打车要将近20分钟,”那个穿着白色t恤等公交的男生告诉我。

“从10点到11点半,是出租车的高峰期,一直断断续续到凌晨3点。之后会有三三两两的人从楼里出来,工作日也是这样。”保安周晓负责科苑北路车辆的出口,他熟悉楼上这些人的出入规则。

晚上散步并不总是容易的。

“我有一次加班到两三点。我当时犹豫了一下,是回家还是在办公室闹一晚,最后还是决定回家好好睡一觉。上了出租车就睡着了。醒来发现车停在南平,司机不见了。已经是凌晨5点了。

其实那天晚上南平有一个立交桥,道路封闭了一夜。早上七点才到家,然后洗了个澡回公司上班。"

听起来像黑色幽默,但只是无数个严重透支的夜晚中的一个。

野心和残忍

2013年5月,王信文离开腾讯,与北极光工作室的两名同事一起创办了莉莉斯科技。几个月后,他们开发的《刀塔传奇》把前东家腾讯游戏从App Store最畅销榜单第一的位置拉了下来,仅2014年就创造了21.6亿水。

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到处都有白手起家的传说,到处都有到达的梦想。就算不能,几百万的奖金和期权能实现财务自由也不远了。

“我朋友2013年离开腾讯,去了乐达。后来莱达上市了,股票套现了,一下子财务自由了。”在工作室工作的吴空,提到了这一点,对于自己来说有点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即使这些都无法实现,光靠工资就足够吸引人了。在互联网行业的薪酬排名中,游戏行业以平均年薪37.26万位居整个互联网行业第二,仅次于平均年薪40万的大数据。

在这里,勤奋和雄心似乎总是比其他地方得到更多的回报。有时候,也表现出残酷的一面。

2018年12月的一天,在深圳科兴科技园B座9楼,斗鱼深圳团队70多名员工被通知集体解散。第二天来交或者完的时候发现办公区没水没电,清洁工扫遍每一个角落,一切都以仓促的节奏结束。

大部分最后没有得到应有补偿的人,在冬天疯狂的寻找下一个地方。就算你是国内第一个加班楼,这里的大部分公司也只是在市场上勉强生存的小玩家。他们来了,走了,开了,关了……一个小公司的起起落落,关系到几十几百人的命运。

留下的不一定是幸运的。2015年圣诞节的一个晚上,和妻子一起散步的李俊明突然晕倒在社区里。120后,40多分钟的急救都没能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李俊明在腾讯娱乐科技有限公司科技园区C区工作。他倒下的时候,距离高票当选“第一吸血鬼加班楼”也就半年。

猝死前几天,他在微博上写了一个圣诞愿望:

“快做爸爸了,祝宝宝健康茁壮;努力在多个维度提升自己,给家人一个更幸福的明天。”

7个月后,上海彩虹音乐集团加班神曲《感受肉体被撕裂空》席卷朋友圈。“三个月没卸妆,带了两年半...感觉身体被扯掉了空”,充满魔幻现实主义。

其中不乏勇敢的人断然离去:

“当我离开科兴的时候,我会在怀念时代的时候感到失落,但很多时候我很高兴离开这份枯燥的工作。现在想起深圳,从南山望去,海天交错的景象是我见过的最动人的风景。但是每天呆十几个小时的科兴,已经没有记忆了。

我一直以为科兴的意思可能是野心和欲望,但不是成就感和幸福感。"

在知乎,年轻人“比宇宙还远”,谈去与留的选择,没有太多纠缠。

科兴是什么?

离开科兴的年轻人这样描述:

“我后来想,深圳之所以成为深圳,大概是因为它总能回报你的勤奋和抱负,就像香港和纽约一样。另一方面,城市的面貌也是由这些充满欲望的年轻人塑造的。

科兴科技园大概是最能体现这种欲望的地方。"

以科兴科技园为中心,周边扇形面积11.5平方公里,是深圳最早的高科技工业园区,也被称为华南“硅谷”。腾讯、DJI、中兴、创维、迈瑞、金蝶等8000多家企业,100多家上市公司,隶属月海街道办,最牛街道班。

2018年,该地区创造GDP 2803亿元,纳税494亿元。在无数的标题中,“科技”和“创新”是最常用的词。

美丽的产值背后,是无数写字楼里彻夜亮着的窗户。

只有那些窗户才能提醒人们,美好的数字是人创造的。这里有超过45万的员工,从公共信息中搜索这些数据是非常困难的。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在早高峰时间从地铁站体验到他们的拥堵、匆忙和焦虑。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在《改变中国》中感叹:中国人的勤奋让世界感到羞愧和惊叹,甚至有点恐怖。

据统计,深圳36.9%的白领会在21: 00后加班。深圳白领平均工作距离17.9公里,平均工作时间46分钟,最长通勤时间可达5、6小时。

早上7: 50,深圳南山,高鑫源地铁站。深元

如果你晚上坐飞机,当你在降落点附近往下看,你会发现这个狭窄的城市就像一条光河,甚至更低,你可以看到那些标志性建筑里明亮的窗户。

每扇亮着灯的窗户后面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们的喜怒哀乐,在无数个夜晚里,都被模模糊糊地压缩在一张书桌前。

这座城市就像一列在时代洪流中全速行驶的火车。有的人不经意间被火车甩了出去,剩下的大部分只能选择保持和火车一样的速度。

美国《纽约客》的全职作家欧逸文在他的《野心时代:在新中国追求财富、真理和信仰》一书的结尾这样描述我们的现在:

虽然中国充满了热情和活力,经济奇迹般的增长,但在这个黄金时代,中国人的灵魂中心有一个巨大的精神空洞。

参考文献:

《南方日报》,2019年8月1日,上半年,深圳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同比增长11%以上。

2017互联网行业薪资报告,100报价。

《珠江三角洲城市智能旅游大数据报告》。

城市出行半径大数据报告,腾讯定位服务,企鹅智库。

知乎科兴科技园的欲与悲,比宇宙还远。

如何重新定位中国最小的高新区?”,21世纪经济报道,2016年8月2日。

本文最初由深圳微时代发布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是不是太难了,深圳同学,点击“看”加油!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 旅客飞机上玩手机被拘留 手机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