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 · 正文详情

我的怪癖 我把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怪癖

栏目:军事 2021-04-30 00:11
人们都不解地转头看着他:“什么?你看不出这是女主角?”本文摘自张天翼著《性盲患者之爱》,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1月版

一个从小分不清性别的年轻人,下午四点半会在公园湖看到他眼里唯一的女人。

当他四岁时,他的父母发现了他的缺陷。他们搬家后,他们的新邻居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姐妹:一个是琥珀,另一个是迪亚。两个10岁的孩子总是穿得一模一样:蓬松的金发剪到一样的耳朵长度,穿着统一购买的连帽衫、裤子和帆布鞋。当然,我们都认识我们的姐姐和弟弟。在同样的眉弓形状、眼睛大小和颜色上,有一种初步形成的性别迷雾笼罩,就像真琥珀和DIA的区别一样。弟弟有妹妹的温柔,妹妹也有弟弟的英气,但是没有人会认错。

只有他承认错误,而且总是承认错误。两家人相识近一年,多次外出野餐钓鱼后,他依然称Amber和DIA为混血儿。在儿童公园,弟弟妹妹带他上厕所,他经常跟着安珀去女厕所。一开始大家都拿这个当笑话,但是有一天他很认真的跟大人说,他实在看不出女琥珀和男DIA的区别。

经过一系列罗夏墨迹、色卡、心理问答,医生断定他缺乏性别敏感度。

对性别的敏感感知是生物种族繁衍最常见的能力。即使没有衣服、气味和身体特征的帮助,人们也可以很容易地通过看一张没有头发的脸来区分同性和异性,并在瞬间判断这个人是否可以为自己生孩子,从而决定对她或他的态度。性激素是通过各种细微的方式发出的,就像无线信号一样,但是他的体内没有接收系统,所以无法总结出父亲和母亲、兄弟和姐妹、少年和少女的共同区别——性别。

这种症状是前所未有的。很多男婴在会爬之前就知道如何嘲笑摇篮上方年轻漂亮的女人的脸。

医生说不能分辨颜色的症状叫“色盲”,这种缺陷可能叫“色盲”。而且他说,这可能是发育迟缓,性成熟后可能会变得正常。

所以在被动等待“正常”之前,他只能死记硬背。不难。当人们从婴儿成长为社会成员时,他们必须遵循成千上万的规则。他就像是在背诵火是热的,冰是冷的——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一个胸肿的女人;男性身材高大,骨盆狭窄,头发又短又单调,而女性脸和头发上的图案又短又多余。声音平淡,频率低,声音窄,表情夸张。平翻领西服和黑色德比鞋属于男性,蕾丝裙和花朵图案属于女性。

后来他的男性性特征发展顺利,喉结凸出,腋毛和胸毛逐年形成,十五岁身高飙升至183 cm。他的性器官会在早上勃起,他会通过自我亵渎来缓解充血,但他对这件事的态度类似于牙疼时吃止痛药,背痒时抓手。

然而,“性别”意识从未在他的意识中萌发。所有陌生人对他来说都是谜题,有的时候是前面简单一目了然的题,有的时候是后面大题,解题过程复杂。夏天很容易处理,观察人们试图炫耀的乳房形状也很容易通过。冬天会更难熬。盖住发型和脸型的帽子和围巾抹去了最可靠的线索,只剩下衣服和鞋子的款式和颜色可以期待。所以,他要时不时的关注一下男女的时尚着装。

让艺术家头疼的是,他们故意模糊自己的性别。所以,在性盲者的试卷中,难度最高的题目是摇滚乐队——男主唱,留着齐腰的卷发,涂指甲油,眼线笔像克娄巴特拉,四肢细长;女歌手剃锅盖,穿皮夹克,踩野靴,满是骂人纹身。

另一个五星难度题目是:短发胖。胖女士往往因为懒于打扫而留长发,因为找不到合适尺码的女装而穿得像男人;很多胖男人的胸部脂肪比例往往宏伟到内衣模特的水平。

男朋友Style的女装也让他犯了好几次错误:一个瘦得像扫把棍的女人穿着一件宽大的苏格兰天鹅绒衬衫和旧球鞋,衬衫遮住了胸部的曲线,棒球帽紧紧压住她的短发...以前他问路,你怎么能怪他呢?他也吃过一次电影的亏:中学的时候,老师让大家分组看电影,讨论“政权与革命”。大家在一个男生家里看了《V为深仇大恨》。他疏忽了,事先不知道电影的事,迟到了半个小时。进门时,他看到墙上投射出一个身穿橙色囚服的美丽平头青年,脱口而出:“主人公是犯人吗?”

人们不解地转过头看着他:“什么?你没看见这是女主角吗?”

从那以后,他又上了一课:背诵各种电影的故事大纲。后来他甚至在任何有性别混淆的电影如奶昔中,为了辨认出名人和非名人演员的面孔、姓名和性别,而背诵这些名字、姓名和性别,让天鹅绒金矿这样的电影不再是陷阱。比如《绝命威尼斯》派了一个应该迷恋洛丽塔的老人,他也骗不了他去赞美那个穿着水手服留着长长卷发的漂亮“姑娘”。

在他生命的头十年,他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正常。他让父亲帮他订阅色情杂志,一盒盒点,毫无兴趣的翻页,就像狗面对猫薄荷一样。有一阵子,他转而怀疑是不是性取向问题,但他对同性没有任何性冲动。

少年时怕被孤立,就披上各种伪装和男生混在一起。青春期男生的话题挺简单的:女人,自虐,性。他不得不提前准备一些谎言,当他的朋友突然谈起“乳房的触感”的时候,“我昨天花光了所有的钱让隔壁女孩给我看她的乳房,看到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字,“太值了”等等。,我可以给出适当的意见。儒勒·凡尔纳是一位科幻作家,他一生从未离开过家。他可以通过阅读各种游记来描绘异国风光,但也可以栩栩如生。有时,像凡尔纳一样,他被迫描述他从未察觉的性场景。

经过深思熟虑,他选择了绘画作为他的终身职业。德国作家苏斯金的小说《香水》的主角是一个天生没有体臭的男人,但他有着超人的嗅觉。最后,他通过提炼处女的香味来弥补这个“缺陷”。他想,也许在画室里描绘了多年男女的性特征之后,有一天“性别”会像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一样在他眼中从冉冉诞生。

而且,画师是一份不需要和陌生人交流的工作。

作品简介:

《性盲患者的爱》,张天翼著,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1月版

《性盲患者的爱情》八个故事,每个故事就像一部精彩的BBC迷你剧。通过荒诞、诡异、黑暗、迷离的故事,我们总能“借着怪人的机缘看到自己,看到内心最黑暗、最暧昧之处的欲望和灵魂”。

从小患有“性盲”的年轻人会经历怎样的奇特爱情?米拉戈迪瓦夫人的一个女人突然来拜访,让我给她拍一张巨大的裸照,挂在工作室的玻璃外墙上。不可思议的行为背后隐藏着什么?对于机器人来说,有没有“命”的说法?温迪由父亲守护,命运不同的双胞胎姐妹只能作为替身存在?

这是一本充满蒂姆·伯顿黑暗美学的小说集,一半是童话,黑暗却闪耀着希望,一半是现实,冰冷,点缀着奇迹。《性盲患者之爱》就是这样一扇通往幻想世界的武断之门。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霍建华和陈乔恩 霍建华老婆林心…

下一篇:评估机构 怎么找房地产评估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