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 · 正文详情

校人烹鱼 在一个叫鲤鱼溪的地方

栏目:教育 2021-04-29 23:57

在一个叫鲤鱼和鱼溪的地方

作者:雍英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晚上,我和我的朋友开车去了濮院村的李玉玺风景区。

周宁的濮院村很古老,濮院村的李煜溪也很古老。古老的土地会蕴藏着秘密,就像深埋在土壤中的种子,在岁月的土壤中孕育出自己独特的文化。一溪鲤鱼与一家和睦相处800年,人善鱼。这个古老的村庄显示了村民们简单的思想,即自然中的所有生命都是平等的,都有平等的尊严。

正是因为这种平等的思想,才有了一条长约500米的小溪,里面满是跳鲤鱼。

濮院村古朴浓郁,溪流两岸有一些古民居。有些年,白色的灯笼挂在泥土和木头制成的房子上。沿着村子里的石板小道走,我们可以看到鲤鱼在小溪里摇头摆尾地游泳。在这个没有杀戮的世界里,他们有一种特别的闲适和平静。在这里,他们是崇拜和被崇拜的神,而不是人类吃的美味。如果一条鱼死了,当地村民会为死去的鲤鱼举行隆重的鱼葬,所以这里是鱼的天堂。

这样的天堂很少,幸运的鲤鱼也很少。

村子尽头的鱼塘旁边的小山上有一个鱼丘,是用鹅卵石建造的。鱼墩两侧立着两株千年水杉。根与枝交织,叶冠青翠肃穆。如果一条鲤鱼死了,人们会把鱼放在一个木制的支撑盆里,并把它送到鱼冢,在那里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将主持葬礼。长老们点了三支香,洒了一杯清酒,行了九叩致敬礼,念了祭文:没有一天是永恒的,云是会死的,人不是草木。怎么能忘记自己的感情,承受悲伤忍受痛苦,招募自己的灵魂……然后烧纸钱,放鞭炮,把鱼埋进坟墓。

人鱼的情意如此之深,令人动容!

在其他城市和乡村,你会看到各种宰鱼的场景:捶打、缩放、剖腹。这种杀生很正常,因为鱼是低端食物链,可以满足人们对蛋白质的需求。每个地方都有自己吃鱼的方式,比如炖、红烧、水煮。人们关心的是如何让舌头好吃到极致。至于鱼的痛苦,和它们没有关系。

《孟子》中有一个“师爷烹鱼”的故事:有人把一条活鱼送给郑的医生,但孩子没有把鱼据为己有,而是把鱼送给了管塘的小官——师爷,要他把鱼留在塘里。然而,学校的主人把鱼拿走后,没有把它放进池塘,而是私下里煮了它。然而,他向孩子们报告说,鱼在池塘里游了一会儿,然后游得很深,消失了。子产非常满意。《校民煮鱼》原文是这样写的:校民煮的时候说:“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放弃了,他们很别扭,至少他们很傲慢,很悠闲。”子产道:“得偿所愿!得到你想要的!”。子产虽然聪明,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善心战胜不了“校长”的胃口,他是真心付出的。真可惜!可惜!

与其他杀人致残的方法相比,宰杀鱼类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鱼翅被活活割下,然后鲨鱼被扔进海里;每年都有藏羚羊被偷猎,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怀孕母羊,因为不方便奔跑;通过在熊的胸部安装提取器,定期提取熊的胆汁;吃猴脑就是把猴子的身体固定好,然后打开活体中的头骨吃...

人类可以为所欲为。他们以为自己是自然的主人和统治者!

如果我要选择地球上最野蛮残忍的生物,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人类。事实上,自从地球上有生命以来,从来没有一种生物剥夺了其他生物像人类一样生活的权利...

在濮院村的一家柴火锅店,看到了头发很好的鲨鱼皮。鲨鱼皮不是常见的食物,一般是从成年灰星鲨身上切下来的,因为灰星鲨的皮比较厚。在人类用来获取食物的超级大脑下,即使是巨大的鲨鱼也逃脱不了被屠杀剥皮的命运。人的胃大如无底洞,有什么不能吃的?什么不能吃?

人的手不干净,是沾血的手!

作家王开岭在他的文章《森林被杀,童话被杀》中写道:“在20世纪,神被杀,童话被杀。最显著的标志是,人们不再对自然虔诚,不再怀有敬畏和感激之情……”

在李玉玺浦源村,你会被美人鱼和谐相处的方式所感动,你也会被村民对鱼的善良所感动。如果没有爱,没有敬畏,那么现在你可以残忍地屠杀任何其他物种,人类总有一天会死去。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一次,在世界范围内爆发的SARS-CoV-2,给人类敲响了警钟!科学家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中的天然宿主很可能是蝙蝠,而穿山甲被认为是潜在的中间宿主,中间宿主可能并不孤单。如果人类能闭上嘴,不捕食野生动物,病毒和人类就能和平相处。

但是,人类宁愿用嘴赌博,他们只是一群健忘的生物!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更多的人会成为道。我想说的是:世界上什么都没有,但是贪婪的人多了,就会有东西!

世界上需要干净肥沃的土壤。只有干净肥沃的土壤才能开出干净的花!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上帝回归,让童话回归!

个人资料:

雍英,本名黄永英,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学高级语文教师,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中国新归国诗人。现代诗文化艺术主编,诗化神州平台主编。已出版散文集《走爱情之路》,诗集即将出版。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我要上贵圈 浅谈郑爽的朋友圈关…

下一篇:杨颖前男友 杨颖曾差点嫁给他,如…